移动版

业绩下滑、三换主业 滨海能源被疑为“空壳公司”已10年未分红

发布时间:2020-04-27 19:39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中国网财经4月27日讯(记者里豫 邓玉蕊)滨海能源(000695)(000695)披露2019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8亿,同比下降44.6%;实现归母净利润1333万,同比下降63.5%。滨海能源称,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是重大资产重组的投资收益8536.59万元计入2018年财务报告中,为非经常性损益,今年无此项收益。

然而撇除非经常损益的影响后,滨海能源净利润也仅在千万元间徘徊。上市22年间,滨海能源已经三换主业。如今旗下主要营业收入仅为海顺印业一家公司,而该公司2017年-2019年三年业绩承诺均为精准达标。

受到业绩影响,滨海能源近10年来未有现金分红。

业绩再下滑 已十年未现金分红

4月27日,滨海能源披露2019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8亿,同比下降44.6%;实现归母净利润1333万,同比下降63.5%。滨海能源称,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是重大资产重组的投资收益8536.59万元计入2018年财务报告中,为非经常性损益,今年无此项收益。

2018年年报显示,滨海能源实现归母净利润3651.43万元,同比上升274.57%。扣非净利润为-3458.91万元,下调了3397.54%,扣非后净利润产生亏损。而2019年就算撇开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滨海能源实现净利润也仅在千万元间徘徊。作为上市21年的老牌企业,过去十年间,滨海能源实现净利润从未超过千万,均在百万级别。

2019年报还显示,滨海能源经营性现金流由1.3亿下降至-1768.9万元,同比下降113.1%。期间费用率为16.4%,较上年升高5.9%,对公司业绩形成拖累。公司研发投入大幅增加,相比去年同期增长21.3%达到1926.2万。

滨海能源同时称,期末可供分配的利润为6665.64万元。考虑到新冠疫情给公司生产经营带来的资金压力,按照《公司章程》有关规定,公司2019年度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由于经营业绩不佳,Wind数据显示,滨海能源十年来未有现金分红。

被疑为“空壳公司” 子公司业绩精准达标

数据显示,滨海能源目前旗下仅三家控股子公司,天津海顺印业包装有限公司、天津新华印务有限公司及天津羲和拍卖有限公司。其中新华印务原为海顺印业子公司,于2019年变更为滨海能源子公司。

滨海能源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海顺印业。年报显示,滨海能源2019年主营业务为社会印刷业务,该项业务实现营收5.74亿元,占总营收99.01%。年报还披露,滨海能源2019年总资产为9.78亿,其中固定资产2.55亿。海顺印业为滨海能源2017年斥资1.33亿收购而来的印刷类标的公司,如今却仅剩这一家主营业务公司,滨海能源因此被投资者质疑为“空壳公司”。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滨海能源对海顺印业的收购伴随业绩承诺。公告显示,滨海能源收购海顺印业的交易金额为1.33亿元元,其中公司支付3196.40万元用于受让袁汝海所持天津海顺的部分股权,支付1.01亿元用于天津海顺的增资。袁汝海承诺,海顺印业于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收益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00万元、4400.00 万元和4840万元。

而海顺印业近三年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028.76万元、4463.21万元、4869.83万元,均为精准达标。

三换主业四易主 转型仍在“半路”

公开资料显示,滨海能源前身为灯塔油漆,主营涂料业务。后经过多次资产重组,于2018年转型印刷领域。

自上市当年至2003年,滨海能源营业收入一直在下降,2001年至2003年连续三年产生亏损。在退市危机面前,2003年,公司完成首次重大资产重组,置出涂料类资产,置入热电类资产,主营业务随之转换。

然而热电也未能拯救滨海能源“糟糕”的业绩。2004-2017年间,除了2004-2016年业绩稍有上升外,其余年度均为百万元。业绩承压的滨海能源再度出手剥离了热电类资产,借助2017年收购的印刷类资产,转型至印刷领域。

但本次转型,滨海能源最初的目标是文化领域。公告显示,2014年,公司推出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天津出版传媒集团旗下9家出版社,包括天津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百花文艺出版社(天津)有限公司、新蕾出版社(天津)有限公司等。

此次交易被市场视为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借壳。然而,该重组交易以失败告终,转型至文化领域计划失败。滨海能源对此解释称,出版社“相关资产的法律和财务事项的梳理和调整需要得到有关政府部门的审批确认”,预计短期内不能确定和实施资产重组方案。

不过,天津出版传媒集团未就此放弃滨海能源。2015年9月,天津出版传媒集团控股子公司京津文化通过股权受让获得滨海能源25%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拿下控股权后,天津出版传媒集团立马推动滨海能源布局文化产业。2015年底,滨海能源发布定增融资方案,拟募资10.2亿元投资互联网教育平台建设项目、艺术品交易平台建设项目、文化影视平台建设项目和成立文化融资租赁公司等文化产业。但本次定增也因再融资政策变化最终告吹。

滨海能源只能“退而求其次”,瞄向与文化出版息息相关的印刷业。2017年,滨海能源耗资1.33亿元收购海顺印业51%股权。同时,公司加速出清非文化类资产,以3.65亿元价格剥离热电类资产。

与滨海能源频繁更换主业同时进行的,还有上市公司不断变换的控制权。1997年,灯塔油漆首度在深交所挂牌交易,彼时大股东为天津市化学工业总公司。1999年,大股东变为天津金联投资有限公司,2003年,在变为天津灯塔涂料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

2004年,由于主营业务发生变化,公司更名为天津滨海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滨海能源。天津灯塔涂料随即在2007年被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泰达控股)取代,然而泰达控股也未能成为最终的大股东。2015年,泰达控股将25%股权转让给京津文化,变更为第二大股东。

至此,滨海能源四易其主,至今走在转型的“半路上”。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